小型继电器

天沃科技存财务危机应收逾期严重 靠“卖子”解困募资项目一再延

发布日期:2021-07-12 14:31   来源:未知   阅读:

  天沃科技利润从此前年度的过亿元盈利变成今年前三季度数亿元的巨额亏损,这对于天沃科技的负面影响巨大,显露出非常明显的“财务危机”苗头。与此同时,在公司经营出现问题的同时,管理层也人心不齐,多位高管在近一年纷纷离职。

  10月24日,天沃科技发布了2020年三季报,前三季度,天沃科技共实现营业收入50.1亿元,同比下滑25.83%;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09亿元,同比下降625.35%。业绩的如此大幅下滑,着实令人大跌眼镜,可实际上,这并不是天沃科技业绩的首次下滑,在2019年和2018年,公司业绩就已经出现大幅下滑了。其中,公司在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107.79亿元、同比增长39.99%的同时,净利润同比下滑了25.15%,实现金额仅1.39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更是双双下滑,分别下滑了25.99%和42.13%。

  如此情况说明,天沃科技的业绩早已进入下行通道,犹如“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虽然今年前三季度业绩出现下滑在意料之中,但公司利润由此前年度的过亿元盈利变成今年前三季度数亿元的巨额亏损,对于天沃科技来说,负面影响还是相当巨大的,其已显露出很明显的“财务危机”苗头。

  从表面上看,天沃科技并不缺钱,因为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账户上的货币资金尚有13.41亿元,这比很多中小型企业一年的营业收入还要高。然而若进一步分析则不难发现,其货币资金并非可以随时支取的,其中有很大一部分为开具票据、保函、信用证等所支付的保证金,其随时可用于支取的银行存款及现金金额只有8.58亿元。

  那么这数亿元的资金能否足够其维系经营和偿还到期债务呢?根据其三季报数据,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账户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金额高达9.16亿元,这一规模已超过其可动用的货币资金,更要命的是,同期账户上的短期借款金额也高达55.91亿元,长期借款也有60.38亿元,仅这两项借款金额合计就高达116.29亿元,如此来看,公司账户上8.58亿元的不受限资金不过是杯水车薪罢了。

  据公司中报披露,2018年8月,天沃科技曾向上海电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包括其下属公司及其关联方)借款20亿元,借款期限为6个月,债务到期后,公司并没有偿还这笔借款,而是分别于2019年2月22日和2020年2月22日两次对该笔债务进行了展期,原借款期限与展期期限之和为30个月。从其借款屡屡展期的情况看,公司的资金链是相当吃紧的。按照借款期限,这笔借款将于明年2月份到期,若再加上其所需偿还的其他巨额债务,则公司将如何偿还就成了一个很现实的大问题。

  除了逾百亿元的巨额有息负债外,公司还存在着巨大的担保风险。据天沃科技2020年中报披露,公司对外提供的财务担保金额合计高达59.91亿元,其中5年以上的财务担保有5亿元,1~3年的担保超过30亿元,1年以内的担保也有24.87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为了这些担保,天沃科技有超过26亿元的应收账款及超过30亿元的股权均被质押出去。

  问题在于,如此规模的对外担保,一旦被担保公司资金链出现问题,债务无法清偿,则天沃科技或将承担连带责任,届时其质押的应收账款、股权等资产恐怕也要受到牵连,出现被冻结、拍卖偿债等情形,届时对上市公司将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天沃科技财务状况之所以出现危机的苗头,应与其不断增加的应收账款有着莫大关系。

  天沃科技主营业务主要包括电力行业工程EPC总包业务和电力工程设计咨询等服务为主的能源工程服务业务。2017~2019年间,其工程服务收入占比最高,达到总营业收入的7~8成,然而从其今年中报披露的信息来看,其工程收入大幅减少,收入占比已不足三成,高端装备制造业务收入反倒出现“逆袭”,收入占比接近7成。

  然而,其主营业务中,不管是工程服务业务,还是高端装备制造业务,生产建设周期都比较长,而且其众多合同采用分期付款方式结算,这就导致公司应收账款不但金额巨大,而且建设周期也相当长。据其历年年报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三季度末,其应收账款金额分别高达48.45亿元、74.63亿元、67.93亿元和62.92亿元,占当年营业收入比例的46.57%、96.92%、63.02%和125.58%,如此占比情况意味着,公司每年营业收入的一半以上在当期无法收回,大量资金被下游客户占用,尤其是在今年前三季度,其应收账款金额竟然远远超过公司营业总收入。

  更重要的是,其应收账款回款周期也是令人咋舌的,据2020年中报披露的数据,天沃科技存在大量应收账款逾期的情况,其中逾期时间超过5年的应收账款金额就高达1.37亿元,而逾期金额在2~5年则高达15.64亿元,逾期时间在1~2年的则超过26亿元,而逾期金额在一年以内也近24亿元。从数据来看,公司能在信用期内收回的应收账款金额仅占其应收账款总额的7.3%,这说明其有超过9成以上的应收账款是无法在信用期内收回的。也正是应收账款逾期的如此严重,对天沃科技流动性势必会造成严重影响,进而导致公司不断找银行借款维持经营。

  因下游客户大量逾期的应收账款,无形中对其应收账款形成占用,导致天沃科技短期和长期借款超过百亿之巨,给其资金链带来极大的压力,财务危机一触即发。与此同时,其有息负债也在急剧攀升,这同样给公司经营带来巨大压力。据年报数据,2017年至2020年三季度,公司仅利息费用金额就分别高达4.18亿元、3.01亿元、4.9亿元和4.05亿元,而其同期的净利润仅分别有3.21亿元、1.85亿元、1.39亿元和-7.49亿元,利息费用已经远超净利润,个别年份甚至是净利润的好几倍。如此来看,大量有息负债的存在让天沃科技不堪重负。

  巨额应收账款存在还带来另一个苦果,即坏账准备的计提,仅2020年上半年,公司72.58亿元的应收账金额就令其计提了逾10亿元的坏账准备,而这还是建立在较为保守的计提政策之下,因为作为同行业的杰瑞股份,对于1~2年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为18%,对于2~3年的应收账款的坏账计提比例为50%,而另一同行业公司中国一重对于1~2年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也有10%,对于2~3年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则为40%,相对而言,天沃科技1~2年的应收账款计提比例仅为7.54%,逾期2~3年的计提比例仅为21.33%,即使已经逾期5年以上的应收账款,大多数公司已经100%计提坏账准备的情况之下,天沃科技却仅按照90%的比例计提坏账准备,很显然,天沃科技在应收账款金额庞大、回收风险极高的情况下,坏账计提比例是相当的保守,若按照同行业公司水平计提,则天沃科技恐怕早就连续亏损好几年了。

  伴随着今年前三季度业绩的大幅亏损以及其越来越紧张的财务状况,天沃科技开始变卖资产。CCTV5全程直播 2018汤尤杯!5月20日-27日 时间表!今年九月份,公司一口气发布了三份资产出售的公告,拟出售旗下三家子公司股权。

  其中,第一家子公司为张化机伊犁重型装备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张化机伊犁”)98%股权,经资产基础法评估,该公司在评估基准日2020年6月30日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评估值为人民币2.2亿元,预计交易价格为2.15亿元。该子公司是上市公司早年间投资设立的www.amu79.cn上市公司曾以其为主体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数亿元,上马了6万吨重装项目,然而就在其累计投入2.94亿元后,原本计划投入的第二期项目却“流产”了,在此后的年份中,公司在年报中对该子公司披露的信息相当有限,不过在其披露的资产转让公告来看,该子公司2019年营业收入为0,而2020年1~6月的营业收入却有1.06亿元,也就是说,该公司只是在今年刚刚开始有了收入,然而就其刚开始收获时,公司却选择将其出售,这是为什么呢?

  第二家子公司为新疆和丰张化机新能源装备有限公司65%股权,对该公司的预计转让价与评估值相同,为3218.35万元。该公司为上市公司和苏新能源和丰有限公司于2014年6月共同投资设立的,截至其资产公告披露日,上市公司出资3250万元,持股比例为65%,苏新能源始终未实缴出资。从以往年报看,上市公司2016年就曾向该公司投资数千万元进行化工机械厂房项目,然而从资产收购公告来看,该公司2019年和今年上半年的营业收入均为0,也就是说该公司近几年并未开展实质经营,如此情况就令人生疑,为何时隔多年,数千万投资砸进去下,该子公司始终未能开展经营活动呢?

  第三家子公司为天沃恩科(北京)核物理研究院有限公司100%股权,这家子公司为天沃科技于2015年7月设立的的子公司,也是我国首家工商核准的由民营上市公司创建的核物理研究院。然而从上市公司披露的审计报告来看,该公司近几年既没有营业收入,也没有研发费用投入,但是每年却有数十万到数千万元不等的管理费用,其中薪酬费用虽然只有几十万元,但每年都在不断大幅增加,直到2020年薪酬费用才突然消失。既然该公司没有实际经营,那么其每年数千万元的管理费用以及不断增加的薪酬费用又是怎么回事呢?此外,就在本次转让该子公司之前,上市公司突然以持有的上海游族大厦7层、8层、9层不动产的评估值2.5亿元,对该子公司进行增资,在完成增资后便准备以2.16亿元的预计转让价将其转让出去。既然本就打算要转让该子公司,为什么又临时以不动产对该公司增资?而且转让总价还低于不动产评估值,这又是什么理由?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天沃科技拟出售三家子公司的接手方为太平洋机电(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为上海电气总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上海电气总公司持有上海电气57.17%的股权,为天沃科技的间接控股股东。也就是说,此次交易为同一控股股东下的两家公司间交易,属于关联交易。如此状况下,天沃科技此次资产转让就很耐人寻味了。

  当然,就目前情况来看,通过对三家子公司的出售,天沃科技不仅可以通过非经常性损益让2020年业绩起死回生(即使年末不能盈利,也不至于亏损太惨),另一方面也可以借此回笼资金以应对可能到期的巨额债务。这种做法虽然是诸多A股公司为“保壳”常用的手法,但对于天沃科技来说,这种“败家”式获取资金方式也只能解决燃眉之急,并不能解决上市公司长期应收居高不下的难题。

  根据公司公告披露,天沃科技将其玉门郑家沙窝熔盐塔式5万千瓦光热发电项目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日期由此前的2020年9月30日,向后延期了一年多时间,调整到了2021年12月31日,这一项目的可使用状态日期已经出现多次延期了。

  早在2016年,天沃科技就审议通过了非公开发行股票议案,拟募集资金上马玉门郑家沙窝熔盐塔式5万千瓦光热发电项目。2017年3月发布了增发预案,预案显示该项目投资总额高达17.9亿元,而其拟使用募集资金为15.72亿元。2018年6月,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1.47亿股,扣除各项发行费用后,实际募集资金净额10.21亿元,原计划该项目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为2018年12月31日。可截至2018年11月30日,该项目投资进度仅为70.62%,于是天沃科技便又发布公告,预定可使用状态日期延期至2019年12月31日。

  2019年9月,根据上市公司公告内容,其非公开发行募集资金已按照募集资金使用计划使用完毕,公司根据募集资金存放及使用的相关规则注销了募集资金专户。然而在2019年12月25日,公司再次发布项目延期公告,称“由于项目实际执行过程中受到多方面因素影响,项目达到预计可使用状态日期延期至2020年9月30日。”今年9月,该项目仍然无法达到预期可使用状态,于是又一次发布延期公告,延迟到2021年12月31日。

  天沃科技的经营状况本就越来越差,资金状况也岌岌可危,其重点募投项目募集资金早已全部投资到位,但可使用状态日期却一再延期,迟迟无法进入使用状态,如此情况下,难免令人对该项目的最终效果有所担忧。

  公司业绩不断下滑,应收账款居高不下,资金链面临危机,主要募投项目又迟迟不见功效,这一些列危机之下,天沃科技高管在近一年中也纷纷递交辞呈。

  2019年11月10日,天沃科技的内部审计机构负责人冯瑾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内部审计机构负责人职务,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随后公司聘任张林俊担任公司内部审计机构负责人,然而仅仅数月后,张林俊也“撂挑子”不干,于2020年4月13日辞去公司内部审计机构负责人职务。

  2019年12月25日,公司总经理林钢辞去总经理职务。同日,董事郑长波辞去了副董事长、董事及战略委员会委员的职务,董事易晓荣辞去董事及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的职务。

  2020年春节后不久,天沃科技的副总经理任大成也递交辞呈,申请辞去公司副总经理职务,其辞职后不再担任公司职务。同年4月,独立董事黄雄辞职;8月13日,孙磊辞去董事会董事职务。一周后的8月21日,宁海燕也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辞去公司财务总监职务,其辞职后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9月23日,证券事务代表龚小刚也宣布辞职……天沃科技高管们连续不断的辞职,一方面说明高管们对公司未来的不看好,另一方面,也意味着上市公司已经出现人心不稳的状况。

  “屋漏偏遭连夜雨”,在这诸般不利状况之下,天沃科技的诉讼也接踵而至,从上市公司披露的信息来看,其目前金额逾千万元的诉讼就有数起,此外还有涉案金额高达6.13亿元的重大诉讼也尚未结案。总体来看,天沃科技当下真可谓是危机四伏!

深圳市元则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继电器研发,制造,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全国服务热线400,8383,586,主要生产汽车继电器,小型继电器,电磁继电器,小功率继电器,T90继电器,T73继电器,3FF继电器等,11年继电器生产厂家